阅读新闻

世界上最神奇的山羊:体重200斤却能飞檐走壁大战美洲狮

发布日期:2022-04-01 14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去年12月中下旬,一位来自美国的攀登者,在攀登至蒙大拿州布里奇斯山脉某峰顶时,偶遇了一对亲子雪羊。大一点的雪羊歪着脑袋看人的样子属实可爱,仿佛在说,“这两驱的猴子也能上来?”当峰顶斜阳铺洒在雪白羊毛上时,圣洁而安宁,仿佛,是看到了两只徜徉在俗世的精灵。

  要知道,落基山脉的海拔高度,绝大多数分布在2134米至3048米之间,有的顶峰甚至超过了4000米。并且山体陡峭,山壁上大多分布的是苔藓等植被,人类不借助专业的登山设备是不可能登顶的。

  可是,攀登者偶遇的雪羊,却对周围的险峰峭壁一副“习以为常”的样子。事实果真如此吗?

  绵延美国和加拿大西海岸的落基山脉,是雪羊们的主要活动地区,因此他们又被称作落基山羊。在传统认知中,“轻功卓绝”的生物,体型应该都比较苗条,但是令人惊讶的是,雪羊的身材不仅不苗条,甚至有时候还显得有些笨重。

  成年雄性雪羊的体重,可以达到100公斤,快接近两名成年人的体重了。加之它身披厚厚的羊毛,远远看去,就像一头牦牛,完全无法将它的身材与攀岩联系起来。可是,攀岩却是雪羊的日常活动之一。

  2005年12月,著名的美国探险家罗伯特·皮瑞,受雇于当地一家电视台,进行关于哥伦比亚冰原稀有动物的报道。冰原形成于冰河世纪,现在全球现存的冰原除了南极圈与北极圈,也只有哥伦比亚冰原这一处了。

  在皮瑞一行人,抵达哥伦比亚冰原时,四周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雪地和陡峭的山峰,全然没有生物的影子,直到第二天,他们才偶然发现了雪羊的身影。当时他们正驾驶车辆,经过一处峡谷。不经意抬头、发现了峭壁上一个雪白的身影。

  高高的山谷上,一头壮硕的雪羊,立在一块突兀的岩石上,静静地俯瞰着山下的风景。冰原上的风,带着零下几十度的寒气,吹拂着它雪白的毛发。

  只见它在岩石边停留了一会儿,随即后腿一蹬,以直立的姿态在空中完成了180°的转身,继续向峭壁的更高处蹦去。那可是“一线°的峭壁呀!可是在雪羊的蹄下,却仿若平地一般。

  至此,皮瑞一行人关于冰原探秘行动的帷幕,就此拉开。在这段为期半个月的探秘旅途中,一头雌雪羊的一天,可以说是这段经历中,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。在皮瑞等人攀登至海拔两千米左右时,“偶遇”了3只雪羊,2只雌性雪羊带着1只羊羔,在岩壁上寻找苔藓,舔舐盐分。

  正在他们架好摄像机,准备拍摄这祥和的一幕时,一对不速之客的到来,打破了此刻的宁静。一对金雕正从远处朝这边飞来,其中1头雌性雪羊很快警觉到金雕的到来,立刻将羊羔护在了自己和另一头雪羊中间。

  体积较小的金雕朝着3头雪羊俯冲下来,利爪朝着前面一头雪羊的脖子抓去,但是雌雪羊随即俯身,让金雕失手了。就在此刻,另一头金雕向中间的羊羔直扑下来,护在羊羔后面的雌雪羊,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在金雕即将临近时,奋力向它冲去。金雕随即受伤落地,扑棱了两下之后,便放弃了这次的行动。

  但是,主动向金雕发起攻击的雪羊也受了重伤,休息片刻之后,3头雪羊朝着“大部队”羊群进发,但是由于受伤过重,在行进了几公里之后,受伤的雪羊不得不靠在一块岩石上休息,另一头雌羊和羊羔纷纷来舔舐它的伤口。片刻之后,它们也不得不离去,因为脱离大部队在这片冰原上就意味着死亡。

  受伤的雪羊,在同伴离去后,选择了另一条上山的路继续行进。由于雪羊的表现十分反常,于是在思考了片刻之后,皮瑞只身一人,带着一部便携式摄像机,尾随雪羊进行拍摄。

  他们不断向高处攀登,就在皮瑞快要支撑不住时,雪羊终于停下了脚步,朝着山巅的一块岩石纵身一跃。也许是这一跃耗光了它所有的力气,它的身子渐渐软下来,趴伏在岩石上,一动不动。

  此时的皮瑞回想起,来冰原前做的“功课”——经常会有地质学家在山峦顶峰发现被掩埋的羊骨,想来这头勇敢的雪羊,也是打定了这样的主意。与其葬身其它野兽的腹中,不如选择这样的方式,有尊严地死去。清清白白地来,最后,让冰原上的风带走它的生机。

  尽管雪羊生活的环境,对世界上大部分已知物种来说,已经是非常苛刻。毕竟2000米海拔的觅食高度,峭壁间的栖息环境,零下50°的严寒,已经“劝退”了大部分猎食者。但是,在它们的生态系统中,仍然存在天敌。除了金雕之外,还有美洲狮和高山狼群。

  在我们的文化中,“羊”似乎是温柔、弱小的代名词,可是这个标签,却完全不适用于落基山雪羊。因为它们敢于正面和猛禽、猛兽干架!一组架设在冰原上的镜头,就捕捉到了雪羊“反杀”美洲狮的珍贵影像。

  原本在峭壁上悠闲地吃着苔藓的雪羊,被一头“摸”上岩壁的美洲狮偷袭,由于美洲狮先发制“羊”,背靠岩壁不断挥拳对雪羊发起攻击。被打懵了的雪羊,一时立在原地,至少缓了5秒才慢慢“开机”。

  于是,就出现了雪羊立在背对着悬崖、美洲狮背对岩壁,两者“咣咣撞头”的场景。不过,雪羊可不是什么好打发的“小动物”,它以体重的优势,逐渐掌握了战斗的主动权。一个回身,将美洲狮挤出岩壁。一俯身一抬头,脑袋上那对30厘米长的羊角,就给了美洲狮“致命一击”。

  胸膛上被穿了2个血洞的美洲狮,意识到自己在不跑,可就不是吃不到肉这么简单了,于是一瘸一拐地跑下山崖。眼见美洲狮离去的雪羊,得意洋洋地踏在岩壁突出的小石块上,目中仿佛有讥讽,如果它能说话,说不定“小垃圾”三个字就脱口而出了。

  如果说,遭遇美洲狮或者金雕,雪羊尚且有一战之力。那么遇到高山狼,可能连雪羊也只能“交代在当场了”。这倒不是说,高山狼的单体战斗力有多强,而是高山狼善于发动团队作战。它们也知道自己单打独斗不是雪羊的对手,但是它们足够“鸡贼”,每每发现落单的雪羊,高山狼就会通过嚎叫,集结一支由五六只狼组成的队伍,它们会将雪羊赶到山崖上窝风的洞窟,但却不会发动攻击。

  这时,雪羊看着狼群不上,就开始继续埋头吃草。怎料狼群阴险的“围杀”计划这才刚刚开始。狼群开始在雪羊周围疯狂地来回奔跑,雪羊看到这一幕估计只会在心里骂一句“蠢货”,这不是浪费自己的体力吗?

  谁知,狼群的奔跑却引发了小范围的雪崩,由于雪羊被驱赶到了窝风处,很容易被塌下来的冰雪压住,从而失去反抗能力,不消一个小时,就沦为了狼群的口粮。不过,这样的攻击也只能在冬天奏效。因为,在夏天,它们可以自由地在峭壁上穿梭。

  那么,是怎样的身体构造导致雪羊能够在峭壁上如履平地的呢?其实,这样的种族天赋主要得益于雪羊的四只蹄子。雪羊的四蹄短小粗壮,蹄子周围分布着一圈坚硬的外缘,内部柔软,像极了四只专业的登山靴,为雪羊日常的攀登作业,提供了极强的抓地力。

  除了身体本身的结构使然,雪羊的运动模式也支撑了它们在陡峭的岩壁上生存。来自卡尔加里大学的生物力学研究员达伦·斯蒂芬尼辛曾经通过观察发现,在完成跳跃动作的过程中,雪羊通常会通过观察,发现目的地,然后用后肢发力,前肢收紧。

  在接近目的地时,再充分舒展后肢,并展开前肢,“扒拉”到可以立足的岩石上,达到垂直稳步攀登的目的。当然蹄子面积较小,也有利于雪羊在岩壁上“行走”时,更加容易发现着力点。

  和普通的小羊不同,雪羊不仅有超强的战斗力,还有坚毅果敢的品质。尽管雪羊暂时还无法战胜狼群,但是它也因着环境的变化变得越来越聪明。

  由于越来越多的人类攀登者出现在了雪羊的“领地”,而盐分又是雪羊每天必须摄入的成分,相较于以往下山觅“盐”躲避天敌的攻击,聪明的雪羊们找到了更好的代替方案——通过人类尿液汲取盐分。

  因此,哥伦比亚冰原也形成了一道“另类”的风景线,每每有人类来到雪羊们的栖息地参观,都会有几头“好奇宝宝”似的雪羊尾随而至。从某方面讲,这算不算另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