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新闻

日本大叔玩转中国技艺 建7层木楼竟不用螺丝、胶水

发布日期:2021-11-11 13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国庆长假下线第二天,大家都收心了吗?热爱工作的家居君不得不将自己从为祖国母亲庆生的喜悦中抽离,重新切回搬砖模式。

  作为孝顺儿女,自然是想多陪伴祖国母亲几日,但一位日本朋友点醒了我:爱她不止要陪伴她,更要永远留住她!咋留?这位日本大叔给我指了条明路——传承中华技艺!而他本人更是以身示范,靠玩榫卯建起7层木楼,实现“咸鱼翻身”,让世界看到中国艺术!

  利用这种结构,隈研吾把6000根桧木连接在一起,全程不用一颗螺丝、一滴胶水,造出逆天木楼!

  家居君此时已心服口服地献出了自己的膝盖,迫不及待跟大家一起去围观这栋榫卯建筑!

  位于日本爱知县的春日井市齿科博物馆研究中心,图片上的建筑是隈研吾Kengo Kuma 的作品。

  他利用榫卯将6000根断面尺寸为12mmx12mm的桧木连接在一起,形成了强壮的结构。

  隈研吾是日本著名建筑设计师,有一段被“逐出”东京建筑圈、后又脱胎换骨的传奇经历。

  而今他的榫卯建筑引起了全球的关注,中国自古就对榫卯有很深的情结,自然更容易被吸引。长城脚下的竹屋正是出自他的手。

  Yusuhara木桥博物馆位于日本高知县,由于条件的限制,建筑被设计成一个极具雕塑感的三角形体量。

  惊叹完又不得不感慨:榫卯、斗拱这些中国元素 ,竟然是被一个日本建筑师玩出名的~

  中国古典园林确实很美、很赞,但如何将传统技艺与现代建筑形式结合起来,让外国人看了也能大写的“服气”,那还需要努力呀~

  看完日本建筑大师的作品,接下来是不是该把视线移回我们人才辈出的大中华了呢?家居君这就给大家分享一位妥妥的扛把子——马岩松,43岁就在世界各地主要城市拥有自己的作品,并且使之成为当地地标作之一,还爆改了一个落后的日本山村,用五行建“光之隧道”火爆网络,此等神人的作品,你真得好好瞧瞧!

  如果你不是圈内人,对马岩松这个名字可能会有些陌生。但只要你看一下他的作品,一定会惊讶大呼:原来是他!

  这些只要你看过一眼,就绝对不会忘记的建筑,全是出自马岩松之手。他30岁前成名,是第一个设计海外文化地标的中国建筑师。40岁前赢得卢卡斯(星球大战导演)叙事艺术博物馆设计权。至今才43岁,已经在世界各地主要城市中拥有自己的作品,并且使之成为当地地标作之一。马岩松无疑是中国建筑设计师中的一个传奇。

  1975年,马岩松出生于北京。他从小就是胡同里那个胆大又不安分的孩子王。与家人闹别扭,他就会乘公交车“离家出走”,还顺便把隔壁邻居小孩领到长安街上一起游荡。如此好动的性子,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有个宜静的爱好——画画。

  起初,父母工作忙的时候塞一张纸一支笔给他,他在纸上画着玩儿,有时候画完了,还给自己开“画展”。后来父母干脆给他报了绘画班,但他上了一两节课就回来了。“第一笔画这个,第二笔画那个,第三笔又画那个,画完十笔,发现是一马。一笔一划都很器械,太傻了。”于是他再也没有上过绘画课,全靠自己瞎画成才。

  小孩子都喜欢奇奇幻幻的世界,马岩松也不例外。除去天马行空的绘画,他从小还沉迷于科幻。高中学校离北影很近,常看到有人拍电影,便萌生了做一名科幻片导演的念头。高考成绩也很不错,比北京电影学院高出三百多分。结果,北影的老师觉得他分太高了,而且发现他又很有艺术天分,便推荐他去学建筑。马岩松当时还不知道建筑是什么,只是知道可以做和画画有关的东西,于是就去了北京建筑工程学院。

  到了北建工,读书之余,他还参与了许多校外竞赛,学习电脑,用喷笔画图。别人用来染色的毛笔还在掉毛呢,他就用上了最新鲜的科技手段,拿个喷笔——都喷上了。

  在北京建筑工程学院的几年,马岩松最喜欢去学校的图书馆。那时网络还未普及,图书馆是他接触世界的最便捷途径。也是在图书管理发现的一本书,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那本书里收录了一百名国外的建筑师,那一百人背景、文化与所做的建筑都不同,没有统一价值,没有标准答案,只有自己想怎么做,只有自己是谁。

  1999年,马岩松跨过太平洋,到亚利桑那大学深造,但只读了半个学期便觉得索然无味,于是退学重新申请。这一次申请,包括华盛顿大学、宾大、耶鲁等多所名校都给他抛来橄榄枝。他想去耶鲁,但是钱不够,于是他给耶鲁发了邮件,“谢谢,但是我没钱,去不了。”没想到耶鲁大学回信,要给他加奖学金,“我说,钱还不太够;他说,我再给你加。我就觉得这是非去不可,这学校太好了。”

  马岩松在耶鲁的最后一个学期,导师是一代建筑大师扎哈·哈迪德。扎哈给他很多当代艺术的书,这是他以前从没关注过的领域,对他影响很深。2002年,马岩松完成了名为“浮游之岛——重建纽约世贸中心”的毕业设计。

  这个设计得到众多国外媒体追捧,马岩松从此开始崭露头角。毕业后他在扎哈的事务所工作过,后来回到北京,开了MAD建筑事务所。

  这个名字并不是马岩松起的,而是建成之后当地人赋予的。浪漫的加拿大人觉得其他的高层建筑都更像男性,都是垂直线条的摩天大厦,是力量的象征,都在比谁更高更强更快。但是“梦露大厦”的这个曲线,感觉是在诉说飘动、自然、风、阳光等等。

  这座“黑黝黝”的大楼,配合周边低矮建筑群,远看高低错落,像一幅展开的山水画卷,又像是一组盆景。

  尽管对它的外形,外界褒贬不一,但不可否认它的火热程度:“36氪一共租了五层楼,OPPO也要搬进来,暇步士是直接买的。阿玛尼公寓王菲已经买了两套,靳东的新电视剧也在这里取景。”

  建筑评论家王明贤,曾用油画的方式画中国传统山水画,然后把现代建筑放到画里面。

  把央视大楼放进去,把国家大剧院也放进去,每个放进去都感觉特别别扭。但当他把朝阳公园广场放进去时,感觉就像远处的山一样,整体显得很协调。

  大剧院坐落在松花江畔。松花江弯弯曲曲地刻画着河床,剧院也用它的曲线应和着。

  每当冬季冰雪来临,是它最为惊艳的时刻。建筑与环境合二为一,虔诚得像是献给自然的圣礼。

  CNN冒着机器被冻坏的危险,要一睹它的风采;世界著名建筑摄影师Iwan Baan,也在风雪里全副武装,来拍下剧院最美的样子。

  光之隧道,是马岩松和他的MAD建筑事务所,在今年“大地艺术节-越后妻有三年展”上的作品。改造前的光之隧道,原本是一条有20多年历史的观光隧道,全长约750米,是1996年专为游览日本三大峡谷之一的“清津峡”所建造。受中国古代“五行”的启发,MAD在隧道中的每处空间加上纯粹的“一笔”,将老旧的隧道重新激活。

  屋顶的镜片巧妙地,将窗外的峡谷景色反射至室内。人们在室内仰望,便可看见山水。

  观景台墙壁上加装了多面像水滴形状的镜子,就像是在沉闷坚实的穹顶,凿开一个个通往未知空间的洞。

  这是“光之隧道”的点睛之作。所及自然景观最为广阔,山、水、天、地尽收眼中。

  MAD巧妙地在洞顶墙壁铺设了半打磨不锈钢板以及加入地面水景,洞外山水便跃进洞内,波光粼粼的水面虚化了景色。光变成了画笔,水、阳光、天气的变幻变成了颜料。

  “光之隧道”,是MAD一次艺术体验的尝试。将人们从纯粹的观察者,变成真实的体验者。也提供一种氛围,让身处自然中的人们去想象自我与世界、和自然的关系。

  现在,一提起马岩松,非议与光环一同扑面而来。有人赞他年少成名、前途无量;有人戏称他为建筑界的高富帅;有人对他的“山水城市”不置可否;有人则坚信,他是中国建筑的希望和方向。

  对于这些评价,马岩松毫不关心,他说:“我只对建筑里面的事情焦虑,至于外部的某一个事儿,某一个评论,我不需要关心。优秀的建筑师,只需对历史负责。”

  (来源:公众号“烩设计”,ID:multidesign,由网易家居综合)